在机场高速火车站的书店里,我发现了中国人民的雄心壮志。

作者:季峥分社本文授权转载自:季峥分社(微信账号:郑洁俱乐部)◆一个人的品味可以从他所读的书中看出。

一个社会的精神状态也可以从什么书卖得最好看出来。

昨晚,我在南京南站转一圈,在候车厅的“旅行者书店”买了两本书和一份报纸。

在高铁和机场书店,几排书架上涌现出对金钱的渴求、历史八卦、情感纠葛以及父母和孩子的期望。

今天中国人民有着隐藏的野心和愿望。

1.决定性战斗最残酷的地方是火车站和机场的书店。畅销书是《成功研究》。

马云、腾讯、万达、任郑飞、华为、人性弱点、情商财商逆境商麦肯锡、灰犀牛和黑天鹅……他们在几乎所有车站、机场和书店都处于最突出的位置。

因为他们卖得最好,利润最高。

中国每年有20多万本新书推向市场,售出近200万本。

即使是营业面积超过1万平方米的超级书店也不能储存所有新书。

事实上,有很多新书一个月内都卖不出去,出版后直接去废纸回收站。

对于车站、机场和书店来说,通常只有120或200种陈列在几十个广场甚至几个广场空上。决定性因素是:谁赚钱卖什么,谁卖什么最快。

有一些车站,机场,书店,一台大电视将在门口设置。一些头衔可疑的“大师”会谈论很多关于中国的研究、成功的方法和企业管理。

出现频率高的原因是几个台湾人:曾仕强、陈安之和余世维,以及大陆的马云和王健林。

有人精辟地总结说,机场书店的五大商品类别是:垃圾鸡汤心理学书籍、无用的理论成功课程、无聊的无聊悬疑小说、放下老和尚的语录、不咸不淡的伟人传记。

确实如此!当然,多年来,图画书、儿童书籍和早期教育书籍也成为车站和机场的最爱。

“养一头猪总比三代不读书好”。尽管中国人经常因为不爱读书而被嘲笑,但他们经常会花很多钱投资下一代,为他们的孩子读书而不眨眼。

车站、机场书店,这里是最残酷决定性的战斗场所,只有销售、利润靠英雄。

2.两本“奇迹”书。当然,车站和机场的书店里也有好书。

马克斯的《百年孤独》、海明威的《老人与海》、毛姆的《月亮与六便士》和卡勒德·侯赛尼的《追风筝的人》是最常见的。

中国的呢?余华、余虞丘、王小波、莫言和陈钟石都在同一条船上。

有趣的是,尽管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但他的书并不畅销。

除了在2012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外,它还短暂地被放在了最突出的位置,此后不久,它就被《成功研究》(Success Studies)和《尔雅》等书挤了下来。

大多数外国诺贝尔奖获得者都在车站机场的书店里。

刮风的时候,每个人都成群结队地去买几本。当风消失时,它成为少数民族品味的象征。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回头看看书架,发现书架上有5本《活着》,6本《许三观卖血》,2本《文化之旅》。

它们都有相同的特点:我在火车站和机场书店买的。

等待时间太长,飞机也太晚了,所以我经常去书店买本书重读。

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有更多的。

在两三个小时的旅程中花几十万字是正确的。

稍加注意就会发现,几乎所有火车站和机场书店都有“两本以上”的书在出售。

他们不是最受欢迎的名字,但他们是最长销售的保证。

《活着》在豆瓣上得了9.3分,超过75%的读者得了五星。

阅读后,许多人有一种感觉,他们的胸部被一根长木槌重重地击打,这使他们无法呼吸。

尽管余虞丘多年来有些“恶名昭彰”,而《文化之旅》也被许多人嘲笑为“矫情”,但它的修辞和句子排比震惊了那些年的许多人,至今仍在感动新来者。

《活着》在豆瓣上得了9.3分。事实上,这两本书都是销售中的“奇迹”。

余华的《活着》是一部创造了销售奇迹的纯文学作品。

自2008年以来,余华的《活着》在十年内售出了近600万册。

俞虞丘的《文化之旅》也卖出了1000万册。

从目前“第二次过剩”的势头来看,未来十年卖出数百万册并不困难。

毫不夸张地说,这两本书的利润可以养活一家出版社。

这些好书,经过时间的洗礼,已经卖了很长时间,并取得了像电影一样的口碑和票房的双重收获。

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们比那些每三到五年改变一次人物和主题的成功研究更能揭示中国人对民族历史和思想之美的好奇心和追求。

3.要想富有,首先去读一家小书店。事实上,这里有一个大企业。

目前,在车站和机场开放边界、拓展土壤的书店有旅游之友书店、中信书店、汇智光华等。

在高速火车站,沪宁线上最大的书店是一个名为“旅游之友书店”的品牌。

根据初步估计,大约有50家商店。

它由上海铁路局独家指定,覆盖安徽、江苏、浙江和上海。

南京南站、上海虹桥站和杭州东站都有。

旅游之友书店(我在南京南站买的)中信书店曾经是中国机场书店的领导者。他们专注于各种商业、经济和创业书籍。

目前,中信书店在全国有87家店内商店,分布在21个城市。在深圳宝安机场,中信至少开了6家门店,经纬开了1家。

南京南站是深圳宝安机场的中信书店之一,每年运送4400多万乘客,高峰期每天运送近20万乘客。

2018年,深圳宝安机场接待了近5000万乘客。

在这种巨大的流量下,在南京南站和宝安机场开设书店要比许多同行容易得多。

高速火车站和机场是特殊的地方。

人流量很大,空房间都关门了。他们会呆很长时间,并且有很强的消费能力。无论是长途旅行还是短途旅行,人们都会感到不安,总是想找些东西消磨时间。阅读是一种消遣。

观察西方世界,火车和飞机的流行带来了阅读的浪潮。

在火车上看报纸和在飞机上看书是很常见的。

但是现在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和更多的娱乐选择,阅读似乎不那么受欢迎了。

近年来,媒体最喜欢的是中国人不喜欢阅读,特别是与日本、俄罗斯和英国这些阅读大国相比,中国人的阅读量低得可怜。

然而,故事的另一面是,中国的成人阅读率近年来一直在上升。

根据第十五次全国阅读调查,2017年,中国成年公民人均阅读4.66本纸质书和3.12本电子书。超过10%的成年公民每年阅读超过10本纸质书。

最重要的是,未成年人的阅读量正在上升。

只有当年轻人热爱阅读时,这个国家才能有未来。

此外,许多数据显示,中国人也越来越喜欢买书。

根据阿里巴巴发布的2018年中国阅读报告,2018年中国图书消费同比增长19%,阅读人口每年增长近3000万。

更有趣的是,从阅读人群来看,这个地方经济越发达,阅读的人就越多。

上海、北京、广州、深圳、重庆、成都、杭州、苏州、武汉和南京是阅读人口最多的十个城市。

就省份而言,广东、江苏、浙江和山东是四大“读者”。

换句话说,可以说,如果你想有钱,先读。

野心和欲望隐藏在那里。为什么成功是这么多年来唯一最畅销的东西?最直接的解释是,在中国,大多数坐飞机的人都是年轻人和中年人,他们正处于壮年,是家庭和社会的支柱。

职业集中在中高级管理人员、白领。

这群经济实力和文化水平相对较高的人对“成功”有更强烈的渴望。

至于高铁,虽然高铁已经成为中国的首选,但普通列车并没有消失。

如果你看着高铁和普通火车乘客的穿着和谈论,你会对两者之间的区别有更直观的感觉。

基本解释可能是: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物质上的成功前所未有,中国人民对财富的渴望和焦虑也随之而来。

成功的学习提供了一种方式,好像只要你遵循老师教的心智方法,你就可以一步一步地走向罗马,实现财富的自由。

一个人的品味取决于他读什么书。

一个社会的精神状态也可以从什么书卖得最好看出来。

从某种意义上说,可以说在车站、机场和书店的成功学习隐藏了中国人对金钱和财富的渴望。那些“秘密”和“休闲”包含着关于情感生活的流言蜚语。然而,像《二语》生活和《文化之旅》这样的书意味着中国人对自己民族历史的好奇和追求。

今天我们在哪里可以看到中国人民的雄心和愿望?当你看着高速火车站和机场的书店,你可能会找到答案。

本文授权转载自:正杰俱乐部。

正解局,一个有见识、有深度、有诚意的时势财经大号,华尔街见闻、雪球、蚂蚁金服、世界经理人等10多家主流财经社区特邀入驻。作为一个消息灵通、深刻而真诚的金融巨头,包括华尔街新闻、斯诺鲍、蚂蚁金融和世界经理人在内的10多个主流金融界被特别邀请入驻。

整个网络每天阅读超过100万次。在这里,透过信息的迷雾,你可以找到真正的中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