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故事]王二卖粮卖房难

王二是一家粮食商店的老板。几英里外的人们去王二的粮店买粮食。 有一年发生了洪水,道路被洪水堵塞了。 大约100户1000人,只有王二的粮店有粮食。 可以肯定的是,没有足够的食物给这么多人吃,但是如果食物分配得更均匀,人们就不会饿死。 王二没有多想,但他还是打开了做生意的大门。 因为人越来越多,食物越来越少,食物价格立即上涨。 在一年中的这个时候,食物就是生命,普通人会咬牙去买,即使它很贵。 只有食品价格太贵,所以没人愿意多买。 结果,几乎每个家庭最终都买了一点口粮。 洪水过后,村子里没有挨饿的人,但是王二发了一笔横财。 王二成了村里的“公敌”。他周围的人对他的行为非常愤慨。他们都称他为奸商,利用人们的危险牟取不义之财。 王二觉得有点委屈,觉得要不是店里的食物,我不知道会有多少人饿死。 他发了财,但他的食物也救了人的命。 然而,村民的愤怒仍然让王二决定,将来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他绝对不会提价。 奇怪的是,王二所住的地方很快遭遇了三年来的第二次洪水,道路被冲走,几年前事情又发生了。 这一次,王雪儿学乖了,一大早他一开门,就在粮店门口挂了“绝不涨价”的牌子。 令王二惊讶的是,因为水的供应,每个人都想买食物来保存。 因为食品价格没有上涨,商店在开门前卖完了。 后来,村子里很快发现一些人有很多食物,而另一些人没有烹饪。 一些不做饭的人只能花高价从有食物的人那里买一些食物。 然而,仍然没有足够的食物,因为那些有食物的家庭不愿意挨饿和吃得太多。 洪水过去了,村子里一些人饿死了,而另一些人发了一笔小财。 王二又一次成为了一些人的敌人。 那些人觉得王二以前挣过一些脏钱,但这次碰巧他只卖给一些人粮食。 起初,平均分配粮食本来可以让死者幸免,但由于王二的做法,王二不得不为村里的死亡承担责任。 这一次,王二更加愤愤不平。 他没有玷污自己的心和财富。直到他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他才提高了谷物的价格,但最终他不是一个人,不管是在里面还是外面。 然而,他下定决心,如果有下一次,他不仅会坚决不提价,而且会限制供应量。 不,百年一遇的洪水已经变成了五分之三的洪水。 王二所住的地方也第三次被洪水围困,前两次又出现了洪水造成的食物短缺情况。 这一次,王二吸取了教训,说:“永远不要提价!每个成年人限于3公斤,每个儿童限于1公斤。” 然而,王二很快遇到了一个新问题:他如何保证食品购买者不会说谎?他怎么能保证家人不会依次派人去买食物呢?最后,他只能向政府寻求帮助。 政府所能做的就是挨家挨户敲门,并根据每个家庭的头给他们“粮票”。这些人最终会带着票来王二家买食物。 虽然政府中有许多错误,一些家庭因为在政府中有熟人而又获得了几张票,但最终几乎村里的每个家庭都有足够的食物来挽救他们的生命。 洪水退去了,这次没有人死于饥饿。 王二在三次洪水中的问题是一样的,那就是如何将稀缺的资源——谷物——分配给他周围的人。 不管他做什么,食物匮乏的事实是无法改变的。 如果我们同意中国城市的住房也是一种(短期)相对稀缺的资源,那么中国的住房分配也面临着与王二卖粮同样的问题。 分配完全取决于市场方法,也就是说,谁有钱谁就有房子住,这实际上是最简单的方法,也是一种相对“公平”的方法,就像王力可·尔第一次遭遇洪水时一样。 尽管中国现有的收入分配差距和对投资住房的强烈需求将导致住房分配高度不平等,但这种住房分配不平等只是收入和财富分配不平等的表现,按市场分配住房不会增加新的不平等。 如果我们缓解收入和财富分配不均的问题,住房分配问题也会相应得到缓解。 然而,这种方式也有一个缺陷,即那些拥有土地和房地产的人最终会在整个过程中“不义之财”。 在中国,政府和开发商首当其冲,首当其冲的是土地和房地产。 分配住房完全取决于市场。即使人们有房子,他们也会有很多抱怨,因为买房的过程就是向政府和开发商转移财富的过程。 当然,另一种选择是完全依靠政府来分配、限制价格和限制数量,就像回到计划经济时代的凭票供应一样,也就是王二第三次遭遇洪水时的做法。 尽管这种做法需要时间和努力,但仍有可能确保住房分配相对均匀。 当然,在政府干预之前,有些问题是必须回答的,例如:政府能否公平和透明?如果政府是不公平和透明的,它只会用一种不平等的分配代替另一种 政府能否代替市场提供足够的住房?如果没有,那么政府干预只会增加住房短缺,从而带来更大的问题。 另一个问题是,政府干预是否用一部分压制了另一部分公众舆论?不是每个人都喜欢相对均匀的分布。一些人将从这个过程中受益,而另一些人将遭受痛苦。因此,政府在干预之前必须充分和广泛地参与酿造过程。 政府干预应该是一种社会选择,而不是政府选择。 但也许最重要的是要避免假装市场规则不存在。 因为许多人抱怨高房价,政策的重点就变成了抑制房价,而政策的成功是由房价是否变低来衡量的。 然而,仅仅房价下跌并不能解决最根本的问题。 低房价对买房者来说是个好消息,对买房者来说甚至是个好消息。这对穷人来说是好消息,对富人来说是好消息。 就像王二第二次遭遇洪水一样,粮食价格的下降导致了严重的粮食分配不均,造成了严重的后果。单靠降低房价不能解决住房分配问题,甚至可能加剧住房分配不均。 最后,王二面临的最致命的问题是食物不足。 在中国房价问题的背后,或多或少仍然存在供给问题。毕竟,每年仍有数千万人不得不从农村进入城市。毕竟,这个城市的居民仍然想住在更大更好的房子里。否则,很难解释为什么城市人实际上有地方住,但是仍然有那么多城市人想买房子。 因此,无论我们最终选择什么分配住房的方法,我们都不能放松以任何方式不断增加住房供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